遗骸高一米八堪称山东大汉,四川阆中村民的发

2019-09-13 作者:学者观点   |   浏览(86)

半月考古挖出商周骸骨

发布时间: 2010/7/7 9:28:53 被阅览数: 次 城墙仍未发现最大谜团待解 十梅庵古城顶遗址是青岛市内四区目前所发现的年代最为久远的古文化遗存,青岛市内四区的文化也由此推到了3000多年前。 尽管古城顶遗址进行了多次挖掘,但是仍有一个问题至今还困扰着考古工作人员,民间传说中的城墙一直没有发现。目前,考古工作仍在进行之中,能否发现古城顶遗址的城墙,成为最大的悬念。

  2016年6月的一天,阆中市文成镇梁山村村民张义民在灵山山腰一块荒地上挖蓄水池,挖到1米多深的时候,发现了一块碎陶片。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奇怪,没有太在意。但继续往下挖,陶、瓷碎片越来越多,张义民立即停工。几天后,恰逢阆中市天文考古队到梁山村做田野调查,张义民便拿着几块挖出来的碎陶片给考古队成员查看,请教他们。考古队成员们也详细询问了张义民相关情况,随即打电话向阆中市文管局工作人员刘富立汇报情况。当天下午5点,刘富立赶到灵山查看现场,并对村民们挖出的陶、瓷碎片进行采集并拓片,随即将相关情况上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古城顶的城墙部分一直没有发现,按照推算,南北城墙的长度应该在160米到170米之间。目前考古挖掘仍在进行中,能否发现古城顶遗址的城墙成为最大的悬念。 记者 原野 摄影报道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秋痕

  意外发现

由于修建水库、烧窑取土及建筑住宅,古城顶遗址文化层大部分被破坏,现仅保留高台地一处,文昌路从中间穿过,形成两个小台地,分布于文昌路东西两侧。路西的高台地面积约200平方米,最高处高出路基1.5米,文化层厚约2米。路东的台地面积约400平方米,最高处高路基约1米。


  据了解,灵山遗址考古发掘面积360平方米,其文化层厚度达80厘米至290厘米,根据土质、土色和包含物可划分为6层至13层;考古工作人员从中发现灰坑、房址、墙、灶、柱洞、燎祭等遗迹38个,还有大量的石器、陶器、铁器等遗物。

青岛市文昌路拓宽改造途经李沧区十梅庵古城顶遗址,从6月22日起,省市区三级考古工作人员再次对遗址进行了保护性挖掘,一具商周时期的骸骨出现,身高达1.80米,“山东大汉”的说法看来是有根源的。经鉴定,遗址现场为古代祭祀的广场,现场挖掘出的房址、窑穴、灰坑、祭祀坑、柱洞、墓葬等生活遗迹,对研究中原文化和当地文化的融合有重要价值。

■现场直击为保护骸骨赤脚进墓坑 “初步测量骸骨身高为1.8米左右。”现场考古人员介绍,根据头骨、髋骨等多个特征综合判断,骸骨属于一名男子,而身高也是判断其性别的一个重要依据。记者看到,骸骨的头骨对准米尺的1.8米刻度,印证了其的确是身形伟岸的“山东大汉”。 据工作人员介绍,此次挖掘数据采集完后,将对尸骨进行采集,然后送到专门机构做体质人类学鉴定,“这样能了解当时生活在青岛地区的人的身体情况等,很有研究价值。”记者看到,工作人员进入墓坑测量时,为避免伤到尸骨,干脆脱掉鞋子打赤脚上阵。 7日傍晚7时,记者再次联系上考古发掘工作人员,得知尸骨已经采集提取出来。“提取工作是在下午6时许进行的。”李沧区文物管理所所长艾松林说。 先泼水再“拨”土 记者看到,为了让各年代的文化层显现得更明显,工作人员在探方内的土层上泼水,然后在用铲子将文化层内的土一层层小心地“拨”落。就在墓穴不远处,发掘出一个用于祭祀的祭祀坑,经初步推断为西周所建。据了解,现场已经发掘出3个祭祀坑。 出土陶鬲、青铜箭 下午3时40分左右,考古人员从祭祀坑里发掘出一个陶鬲残件。陶鬲被工作人员捧起后就碎裂成十几块。从断面上看,陶器为红色、黑色交杂而成。考古人员将陶片装进一个塑料袋中,“有口沿,应该能复原。”考古人员说,如果一件出土陶器残件有口有底,基本上能复原。据了解,这个陶鬲是用于祭祀的。 “快拿相机来拍照存档,这里有一个青铜箭!”下午4时15分,另一个探方内传来喊声。记者闻讯也跟着赶到那个探方,一个青铜箭的箭镞露了出来,布满了绿色的铜锈,大概有三四厘米长。“这个青铜箭的年代很好判断,周围土层的颜色与其所在土层的颜色一致。”考古人员说,与其一起发现的还有一个铁器,“这个铁器的年代就有待考证了,有可能是沉积到这个土层的。” 一场太阳雨来捣乱 就在考古员准备将尸骨采集出来时,下午4时25分,天空中突然开始降豆大的雨点,而且是太阳雨。开始雨量不大,工作人员继续工作,很快雨越下越大,工作人员不得不用袋子将尸骨盖起来。记者看到,部分探方内有渗水的痕迹,可见雨天给考古工作还是带来了一定的影响。 市区最早文化遗存:古城顶遗址 十梅庵古城顶遗址位于李沧区湘潭路街道文昌路十梅庵段,是距今3000多年前的一处商周时期的古文化遗存,也是市内四区目前所发现的年代最为久远的古文化遗存。 1949年,国民党军队修筑防御工事在此处挖壕沟时,曾挖出过陶器、兽骨、铜镞、石器等。1955年冬和1956年春,当地农民在修建水库时,又发现了陶器、骨针、石器、青铜短剑等。1958年扩建水库时,又在深土层的断面中发现已坍塌的穴居洞室,内有很厚的灰土层,其中还有陶片、石器、兽骨和贝克等遗存物。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山东大学刘敦愿教授率历史系师生曾多次到此地进行考古调查,采集了大量文物标本,部分出土文物现存于青岛市博物馆和山东大学考古系。 由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修建水库、八十年代烧窑取土及九十年代建筑住宅楼,古城顶遗址文化层大部分被破坏,现仅保留高台地一处,文昌路从中间穿过,形成两个小台地,分布于文昌路东西两侧。路西的高台地面积约200平方米,最高处高出路基1.5米,文化层厚约2米。路东的台地面积约400平方米,最高处高出路基约1米。

  时代跨度大

生活遗迹见证昔日辉煌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队队长孙智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说:“我们在查看现场时发现有原生地层和疑似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陶片和石器,认为是比较重要的发现,应该进行抢救性发掘。”随后,孙智彬与阆中市文物局同志分别向单位和地方领导部门汇报,申请发掘许可。

昨日上午,记者赶到十梅庵古城顶遗址现场,在文昌路拓宽部分已经被围栏围了起来。在围挡之内,考古人员半月挖掘了13个考古坑。考古人员告诉记者,这次主要是为了在文昌路道路拓宽前对遗址进行保护性挖掘。令考古人员惊喜的是,前天下午,他们在一个长约两米的坑里,挖掘出了一具非常完整的古尸遗骸。虽然遗骸还没有完全出土,但是很容易辨别遗骸的形状,遗骸自东向西躺着,考古人员测量,这具骸骨的主人生前身高1.8米左右,是典型的“山东大汉”。根据考证,这具骸骨大约是商周时期的,距离现在有3000多年,但保存得非常不错。

  “从文化层和遗迹间叠压打破关系以及出土遗物观察,灵山遗址的时代可划分为新石器时代晚期、唐宋、明清及近现代几个阶段,其中以新石器时代遗存最为丰富。”孙智彬介绍。经考古工作人员分类,灵山遗址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有灰坑、柱洞、灶、燎祭等遗迹,以及陶器、石器等遗物。灵山遗址唐宋时期的遗存包括房址、灰坑等遗迹,釉陶、砖瓦残片、瓷片、石构件、“开元通宝”铜钱等遗物。遗址明清的遗存有房址、墙、灶等遗迹,以及砖瓦残片、建筑构件残片、青花瓷片、石构件、残石雕、残铁片等遗物。

据了解,1949年国民党军队修筑防御工事在此处挖壕沟时,曾挖出过陶器、兽骨、铜镞、石器等遗物。1955年冬和1956年春,当地农民在修建水库时,又发现了陶器、骨针、石器、青铜短剑等珍贵文物。1958年扩建水库时,又在深土层的断面中发现已坍塌的穴居洞室,内有很厚的灰土层,其中还有陶片、石器、兽骨和贝壳等遗存物。

  经过4个月紧张的考古发掘工作,灵山遗址的全貌终于呈现在世人眼前:遗址呈南北分布,南北100米、东西60米,分布面积约6000平方米,保存状况较好。

图片 2

  “这是我们在嘉陵江干流中游首次发现和发掘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孙智彬透露,四川盆地考古工作开展多年,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也有很多,这些遗址大都分布于成都平原、长江流域重庆段、金沙江下游等。但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的嘉陵江一带,在此方面一直没有突破。“灵山遗址所在的阆中市文成镇梁山村,恰好地处嘉陵江与东河交汇处,它的发现,填补了该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研究的空白。”

此处曾多次出土文物

  遗址或为古代祭祀场所

古城墙还在挖掘中

  在此次灵山遗址的考古发掘中,考古人员在灵山山顶发现了红烧土遗迹。考古人员认为,不排除是古代燎祭遗迹。这也是考古队首次在四川发现的位于山顶的燎祭遗迹。燎祭是我国最古老的祭祀方式之一,形式多为焚烧树枝、谷物等,也有火烧动物甚至人的。此次发现的祭坛遗址位于正北端,与古人祭祀的方位吻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雷雨认为,灵山遗址的聚落性质不太像一般的居住遗址,燎祭遗存有可能属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祭祀点或观象点。

考古人员还发现了当时的房址、窑穴、灰坑、祭祀坑、柱洞、墓葬等重要生活遗迹,出土了许多诸如陶罐、陶鬲、陶簋等炊煮、饮食器皿残片,遗迹磨石、石刀等石制遗物。文化层还夹杂着大量的红烧土块、草木灰烬等火烧痕迹,看似简单的古代土层中,透露出古人当年浓厚的生活气息,也见证了当年的辉煌。 遗址为祭祀专用场所 这处遗址为古人祭祀场所,仅祭祀坑就发现了6处。遗址的南北曾有古代城墙和壕沟遗迹,考古人员正在根据遗址勾勒出一个商周古城址的大致轮廓。据负责这次考古的青岛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玉海介绍,大量绳纹陶片的出土,是商周中原文化的典型特征。古城持续时间跨度可达几百年,说明当时当地人的生活已受到商周文化较大程度的同化,而在此之前居住在这一带的则是与中原文化殊异的东夷人部落。据介绍,这处古城顶遗址是青岛市内四区目前所发现的年代最为久远的古文化遗存,把青岛的文化推到了3000多年前。

  考古工作于2016年9月19日正式开始。经过9天的考古调查及勘探工作,2016年9月28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南充市文管所、阆中市文物局组成的联合考古队正式对灵山遗址进行田野发掘。

      2016年6月,四川省阆中市梁山村村民在古城东北方向的灵山开荒修建蓄水池时,挖出大量有神秘纹饰的碎陶、瓷片,后经有关方面考古发掘,日前,记者从四川省阆中市灵山遗址考古发掘专家论证及其成果发布会上获悉,阆中灵山遗址考古取得重大发现,考古专家推断灵山遗址的年代最早可至新石器时代晚期,这一发现将阆中乃至南充有据可考的人类活动历史,从距今约3000年提早到了4500年至5000年,这也是首次在嘉陵江干流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

  发现燎祭遗迹

  发现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

  专家指出,如果不是当地村民的偶然发现,谁能想到这块灵山荒地地下竟藏着4500年至5000年前的历史遗存。千百年前,先民在这里生产生活的轨迹如何,值得探究。

  灵山地处嘉陵江与东河交汇处,距阆中城区约5公里。遗址位于灵山山顶与山腰台地上,其发现纯属偶然。

    (来源:中国文化报)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冯时认为,灵山遗址出土遗物多为陶容器和石礼器,很少出土生产工具,说明灵山的先民并不是以农业生产或手工业生产为主,磨制精细的三孔石刀或许显示了其与灵山作为祭祀场所的联系,而陶容器既有可能是祭祀者的生活器皿,也有可能是祭祀容器。

  村民张义民的义举

本文由神算子论坛发布于学者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遗骸高一米八堪称山东大汉,四川阆中村民的发

关键词: